阅读历史
换源:

511:含沙射影

作品:最强赘婿|作者:彦小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10 08:11:49|下载:最强赘婿TXT下载
  后来话锋又一转,说到了对指腹为婚这件事的处理上。

  依着庞飞的意思,就是后代的两家人的子女如果愿意,那便是锦上添花的好事,但如果后代不愿意一方将这种原本的好意变成了一种利益甚至是钳制,那这东西的意义就变了。。

  当然,从始至终那三人都是商讨的语气,也没有指名点姓在说封家,可这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在含沙射影罢了。

  封家利用祖辈留下来的婚书,将原本厚重的情谊变成了一种敲诈勒索,于后辈来说,这是无情无义的。

  听到这里,封长青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他们的目的,是想靠几张嘴让封家放弃对冷家的无耻要求。

  当然,这只是前情的分析,更重要的是那份婚约在现代是根本做不得数的,冷家不认可又能怎么样?做人要懂得知足,更要懂得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封家已然从冷家拿了那么多好处,该知足了!

  倘若再这般纠缠下去,以冷家的实力,想要对付封家完全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最后吃亏的是谁,还不是封家?

  封长青不再说话,只是不停地喝闷酒。

  片刻后,他突然起身,“冷老板,打扰了。”

  封泽林一脸懵逼,却是在没张口之前就被父亲打断了话,然后便要带着他离开。

  “封老板,你好像忘了留下什么东西。”是那份婚书。

  这东西虽说现在已然没什么用处了,但留在封家人身上,总归是个祸害。

  封长青从怀里掏出原版的婚书,“啪”的一下往桌子上一拍,带着封泽林气呼呼离去。

  项也还特地跑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封家的人确实是走了,连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庞飞和冷敏郑。

  计划虽说是很成功,但项也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封长青和封泽林大老远跑到京都来,最后什么好处也没落下,就这么把婚书留下然后就走了?

  这也太不符合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行事作风了。

  庞飞却说,“你真以为他们天不怕地不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什么也不惧怕的,所谓的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是装出来的样子罢了。封家就是仗着婚书,想从冷家多捞点好处,但如果捞不到好处,那他们便会选择退而求其次保住已经拥有的财富。”

  “所以说,他们其实是做两手打算的,能要到就要,要不到也没关系?”项也问。

  庞飞点头,“正是这个意思。”

  “那他们岂不是耍无赖了?”

  对,就是耍无赖。

  跟冷家耍无赖。

  这就要追踪到冷敏郑先前给他们的那一个亿的事情上了,让封家人看到了甜头,他们就想吃到更多的甜头,也甘愿冒这个险。

  这里是什么地方?京都,就算他们在这里闹点什么事情,冷家也不敢真把他们怎么样。这就叫有恃无恐!

  人啊,有时候为了利益财富,会被蒙蔽双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还是太过利欲熏心了,这就是人的贪念!

  庞飞之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是因为这种行事风格不会太过让冷敏郑为难,最终的目的,是解决问题就行。

  现代这社会,冷敏郑这性子真的不适合做管理者,也难怪他那么着急要给冷颜找个对象赶紧让其接替公司呢。

  不过,现在封家的问题解决了,冷家暂时也就没什么可头疼的事情了。

  “哎呀,这次的事情,又要多谢庞老弟了,来,这杯我敬你。”

  这几次三番下来,庞飞和冷敏郑这两个年纪相差甚远的人,已然是自然而然地称兄道弟了。

  冷敏郑竖起大拇指夸赞庞飞说的太对了,他这性子,是真的不再适合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公司虽然已经在京都完全立足,基本不需要他管理什么,但这多多少少总归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掌舵人去处理,而冷敏郑现在又是最讨厌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的,所以他总是躲着不去公司,甚至离开京都,就是要公司里那些高管们找不到他。

  也亏得公司里那些高管都是跟着他一路奋战打下来的江山,感情稳固,即使他不在,也依旧能把公司处理的井井有条的。

  但说到底,没能把公司嘱托出去,冷敏郑这心里始终是不安心啊。

  说着说着,他就哀叹起来,“颜儿这孩子又倔强又有个性,这婚事的事情我怕是替她做不了主了,哎,我这后半辈子旅游的计划怕是要泡汤了。想想我真是太惨了,一辈子都交给了公司和闺女,一点自己的时间也没有,太可怜了,真的是太可怜了。”

  这老头要是可怜的话,那坐在他对面的庞飞岂不是连可怜的资格也没有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几人又吃了一会,便各自散去。

  今晚项也就要启程返回去了,假期结束,不得不离开。

  至于冷颜这边,“没放弃,我还会一直追下去的。这么好的馅饼,我不能让她白白溜了不是。”

  庞飞笑着在其肩膀上拍了两下,“一路顺风。”

  隔天,安瑶就带着庞燕来到京都,和他们一起前来的还有庞燕的心里主治医生薛医生,这是安瑶特地请来的。

  蓝家那边,冷敏郑也都找人安排好了,不管庞飞他们要去哪里,冷家都会有专门的司机专程接送他们。

  “燕子,你做好准备了吗?”庞飞问。

  庞燕看上去有点焦虑不安的样子,畏畏缩缩,也不怎么说话。

  这让庞飞不禁有些担忧,下意识看向薛医生。

  薛医生让庞飞拉着庞燕的手,这样能给她带去安全感,“燕子,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不要把它当成一个可怕的回忆去对待,要试着去接纳你的过去,让你从那个小房子里面走出来。咱们一起加油,好不好。”

  薛医生的话还是很管用的,庞燕鼓起勇气努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一行人直接去找蓝家老太太,用薛医生的话来说,得先从老太太那给庞燕建立一道温暖的墙,只有用这堵墙顶起庞燕脆弱的心房,接下来去面对葫芦头和其他蓝家人的时候,庞燕才不至于太过难以接受。

  老太太今年九十多岁了,住在京都最郊区的蓝家老宅里,家里只有一个保姆照应着,据说平日里儿孙们都很少回来。

  见到庞燕,老太太显得很是激动,她还早早地准备了庞燕小时候的一些照片,其中就有庞燕父母的,还有一些是全家福的照片。

  这是庞燕第一次见到父母亲,照片里那两张年轻的面孔,一点也不让她觉得陌生,但也迟迟难以找到亲情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疏离感吧,因为从小对于父母的记忆几乎是没有,所以也很难唤醒心底里那最柔软的思念和感动。

  看完照片,老太太便对庞燕讲起了她以及她的父母的一些事情。

  原来,老太太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因为丈夫过世的很早的原因,她只能辛辛苦苦一手将儿子拉扯大。到了孙子们那一带,倒是人丁不再那么单薄了,蓝家共有两个男丁两个女丁,让蓝家的门面终于渐渐兴旺起来。

  但老太太的儿子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蓝家一直是靠孙子孙女们撑着。

  几个后代子孙中,就数蓝燕的父母亲对老太太最是孝顺,时常带着蓝燕回来看望她。而也正是蓝燕的父母因为做生意,将蓝家的门面一点点扩大的。

  但老天爷似乎是不长眼睛啊,那么好的两口子,先是在做生意途中把闺女弄丢了,后来又因为飞机失事而丢了性命。

  两个人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事业,也被家族里其他兄弟姐妹们瓜分了个干净。

  老太太是有心无力,什么也管不了,只能任由那么去了。

  “这个人,就是你的弟弟蓝悦,你看,他跟你的眉眼间,是不是很是相似?”老太太指着照片里一个清秀的男孩子,笑呵呵地说。

  这可怜的两个孩子,父母不在世上了,也只有他们互相抱团取暖了。

  老太太真心希望他们姐弟两能互相团结起来,因为,他们彼此可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老太太,您今天说太多了,不能再说了,我带你回去休息吧。”保姆说。

  这老太太年纪大了,说话说的太多确实很不舒服。

  保姆推着老太太下去,众人也该告辞离开了。

  这一趟之后,薛医生需要给庞燕进行一次心理疏导。

  二人在车上说着,其他人暂时先在下面等着。

  心理疏导结束,庞燕居然能主动提出要去找葫芦头了,可见这心理疏导的成效还是很显著的。

  庞飞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连忙应了声,“好,咱们这就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再次来到葫芦头住的地方。

  上次来的时候葫芦头已然表现出一些病态的特征来,没想到这一次,他却是病的更加严重了,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人也瘦了好多,颧骨都凸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