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及当年的意外,铁手瞳仁微缩,既为突然发病的君墨染忧心忡忡,也为昏迷不醒的凤无忧捏了把汗。

  君墨染垂眸,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挡在他身前的铁手。

  “小柳条,伤势大好了么?”他将视线落在铁手的手指上,沉声问道。

  “大好了。”

  铁手未料到君墨染的记忆力这么好,吓得绷直了身体。

  “那就好。”君墨染薄唇轻抿,施施然一笑,侧身绕过紧张到难以自控的铁手。

  君墨染前脚刚走,府中侍婢见铁手青白了一张脸,关切询问道,“铁手大人,您怎么了?”

  铁手摇了摇头,并未言语。

  他立于院中,警惕地望着灯火次第点燃的墨染阁,心下思忖着若是听得凤无忧的呼救之声,他就第一时间冲入阁中,将她带出。

  墨染阁中,淡雅熏香充斥在每个角落,镂空的雕花屏风中射入斑斑驳驳细碎的烛光。

  屏风旁,煨着一炉火红的炭,悄然无息地驱散夜里的盏盏寒气。

  君墨染将凤无忧轻放至白日里已修缮完工的卧榻上,自己亦落座在榻沿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昏迷不醒的凤无忧。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双手合十紧扣至一处,欲替凤无忧按压出肺里积水。

  只一下,他就察觉到了异样之处。

  “莫不是此处也受了伤?”君墨染剑眉紧蹙,双手停滞于半空中。

  片刻失神后,他将凤无忧湿透的衣裳半褪去。

  仅一眼,又惹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居然伤得这么重!”

  君墨染面色凝重,倏尔起身,取出龙纹雕花檀香木盒中的玉容生肌膏。

  没一会儿,凤无忧身上紧要部位均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玉容生肌膏。

  饶是如此,君墨染还是不甚放心。

  “小柳条,速取一套干净的衣物。纱布,绷带,一并带来。”

  “是。”

  铁手闻声,长舒了一口气。

  他心中存着一丝侥幸。只要君墨染不像当年那般,将他手上的细微伤口反复折腾,结痂了直接抠掉,见血了再敷药,敷完药又开始唱着不着调的童谣哄他,一切都好说。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铁手已经捧上洁净的衣物立于屋外。

  他尚未叩响门扉,君墨染已推门而出。

  “王,衣物,纱布,绷带全在这了。”

  铁手一边恭声答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踮着脚尖,朝着屋内无声无息的凤无忧瞥去。

  “看什么?”

  君墨染接过纱布等物,不悦地质询着铁手。

  铁手始终不敢相信君墨染竟丧心病狂地褪去了凤无忧的衣裳,惊愕地无以复加。他虽未看清屋中光景,但凤无忧一截白得发亮的手臂委实瞩目。

  砰——

  君墨染察觉到铁手的视线落在凤无忧身上,重重地关上了门扉,将他隔绝在外。

  凤无忧可是他的掌中宝,谁都不能打她的主意。

  他捧着一堆衣物,行至榻前,全然将凤无忧身体上的不同之处,当成了受伤过重所致。

  该止血的止血,该缠绷带的缠绷带,该消肿的消肿。

  一番折腾过后,夜深了又明,天黑了又亮,屋内炉火亦在黎明初露时偃旗息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辟说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最新章节,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