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

  湖面上,骤然炸起一串似狼嚎的狗吠。

  乍眼一看,一只头染社会小黄毛的二哈,以“老狼推车”的姿态,啪叽一声落入湖中。

  狗刨式洑水,惊起一滩鸥鹭。

  顺带惊落湖边紧攥狗绳的风无忧。

  “二货,还不赶紧驮你霸霸上岸!”

  风无忧呛了数口凉水,胸腔被彻骨冰凉的湖水填满,随时都有嗝屁的可能。

  而她家二哈,回头瞥了眼在水中狗刨式挣扎着的风无忧,干脆果断地转了头,朝着意外坠湖,身娇体软易推倒的纯白小狗妹游了过去。

  风无忧郁猝至极,无数个屮艸芔茻没来得及说出口,竟翻着白眼草率地咽了气。

  砰——

  砰砰砰——

  漫天烟火惊乍起,像极了风无忧的一生。

  绚烂,短暂。

  风无忧唇角微扬,遗容还算安详。

  她心下腹诽着,这漫天烟火大概是庆贺她英年早逝的吧?

  毕竟,身为佣兵团四大佣兵之首的她,早已成为了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轰——

  轰轰轰——

  片刻间,烟花燃爆声变成了礼炮轰鸣声。

  风无忧猛然睁开眼,警惕地看着四周。

  “难不成,阎王怕我拆了他的阎王庙,特地放一串劣质礼炮狗腿地恭迎我打道回府?”

  风无忧尚未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擒住了后颈。

  下一瞬,她被一道蛮力拽出了水面。

  “凤无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轻薄流月公主!”

  凤无忧?流月公主?

  风无忧只觉脑袋一阵疼痛,尚未来得及理清无端多出的记忆,就被眼前寒光暗闪的长剑晃了眼。

  看来,是穿越了。

  而对于这方世界的凤无忧来说,她重生了!

  风无忧一声浅笑,平静地接受了新身份。

  “凤将军,自戕吧!看在你曾为北璃东征西战的份上,本相准你死得体面些。”北璃左相敖澈面无表情地看着凤无忧。

  “左相,爷原以为你是个明白人,想不到连你也以为我会饥不择食到侵犯狗屁不通的流月公主。”

  凤无忧凤眸微眯,正想大开杀戮,将眼前不知死活的拦路人一举斩杀。

  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意识自己中了烈性媚药!

  “天杀的!爷先去泄泄火,再来收拾你们这群猴崽子!”

  凤无忧顺手按了按自己脖颈处明显凸起的喉结,旋即来了一记漂亮的扫堂腿,接连放倒数十名锦衣卫,乘汗血宝马往东南方奔去。

  东临,摄政王府墨染阁。

  檐角夜露初漏。

  檐上,摄政王贴身暗影卫追风七日未曾阖眼,伴着滴答滴答各自成趣的露水落地声沉沉睡去。

  阁内,红烛摇曳,君墨染斜卧榻上,衣襟半敞。玄色长袍随意地耷拉在他身上,袍角芡金缎带掠过略显深色的肌肤,将他腹肌上微凸的血管衬得愈发诱人。

  再往上看,君墨染薄唇紧抿,深邃地让人不敢直视的眼眸亦紧紧阖着,冗长的羽睫扫在惨白映雪的脸颊上,粗略一看便觉命不久矣。

  “想来,是个病入膏肓的短命鬼。”

  阁外,歪打正着闯入东临国域的凤无忧凤眸微眯,尤为满意地打量着闭眸浅寐的君墨染。

  “呵!还是个俊美无俦的短命鬼。”

  她垂眸往自己身上一扫,邪魅一笑,“穿越成了个带把儿的,也不错。先拿这个短命鬼试试手!”

  “病美人儿,等着。爷这就给你春风雨露,给你无边恩宠。”

  凤无忧意识到体内烈药已然乱了她的心智,遂直截了当地推门而入。她轻轻托了托腰间沾染着斑驳血迹的铁腰带,疾步行至榻前。

  咕噜——

  她生生地咽了一口口水,在君墨染美色的诱惑下,只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然,她研究了大半天自己的身体构造,掏了许久,才意识到无箭可发!

  “真邪门!老子明明有喉结,怎么少了个玩意儿?”

  “蝙蝠身上黏鸡毛,原来不是个鸟儿!”

  她暗叹了一口气,终于认清了现实,略带惋惜地看着横陈在眼前的君墨染。

  “啧啧啧,病弱西子胜三分。”

  药性作用下,凤无忧自然不可能放过秀色可餐的君墨染。

  只是,该如何下手,才能显得风流不下流?

  ------题外话------

  叮咚!您的小可爱二堂姐已上线!

  请大家果断地收藏!

  本文爆笑甜宠不小白!

  保证各位看官笑出八腹肌!

  蟹蟹大家的厚爱,么么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辟说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最新章节,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