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演一一退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林冬甩了甩被吴锋踢痛的手腕,导演并没有喊停,所以他又扑了上去。

  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真打,但是控制力道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吴锋刚才这一下,换做是个普通人,可能手腕已经肿了。

  “脱掉,外套脱掉!”

  明明打架的是人家三个,导演却亢奋的不成样子。

  林冬一把甩掉Paul Smith赞助的西服外套,飞踢吴锋,不仅是踢,而且还是连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尽管这部剧里的他干尽了坏事,但是在他的立场看来,他都是为了报恩。

  面前的这两个人破坏了恩主的手术,必须要付出代价。

  “狠一点,没吃饭啊!”

  林冬只能更加的用力,吴锋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真是不踢在谁身上谁不觉得疼,导演如果去东北搓澡,希望他也有胆气对搓澡师傅说这种话。

  “OK,这一条过。”

  “吃饭吧,吃饭吧。”林冬瘫坐在地上,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才几点钟就吃饭,起来继续,再拍两场,待会剧组请客,咱们几个去吃大餐。”

  相处也不短时间了,导演已经轻松把控某傲萝的命脉。

  果然,林冬立刻跳了起来。

  冲着吴锋吼道:“来呀,来打我呀。”

  实在不想吃盒饭了!

  疯了已经。

  暹罗这边的盒饭真心不好吃,全都是咖喱,咖喱,咖喱……

  老子以后再吃咖喱,我就是鸡。

  中午吃饭,林冬点了一大桌子菜。

  不过他还是没放开了吃。

  真要吃到撑得肚子疼,很容易在挨打的时候吐出来。

  那样会丢失一位纯血巫师的体面。

  “咔,动作要快,姿势要帅,主意一下机位啊!”导演吼的嗓子都哑了。

  林冬扯了扯把他腰部勒出红印的威亚带子。

  “好的,导演,再来!”

  几个人都算是拼了,能多拍一条是一条。

  导演给出的分镜头有些多,相当一部分估计都要剪掉,但是即便是导演自己,他都不一定知道哪些留下哪些剥除。

  所以,对待每一幕大家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拍好。

  受伤是家常便饭了。

  林冬吐口唾沫都带血,他的脸被托尼贾的膝盖撞了一下,牙齿咬到了腮帮子。

  不过托尼贾也不好过。

  他的大腿被林冬结结实实的踢了一脚。

  缓了好一会才不一瘸一拐。

  吴锋最惨,他以前就受过伤的大拇指再一次扭伤,托尼贾不得不分一点“跌打药”给他。

  托尼贾大腿挨了一脚疼半天,他自己都不舍的用。

  三人打斗的戏,足足拍了两天半。

  林冬浑身上下都是伤。

  最严重的是一个结结实实的黑眼圈。

  即便是消了肿也是乌漆嘛青的。

  这还让他怎么帅下去。

  他就是专门负责帅的,从头到尾都是正装,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

  化妆师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黑眼圈给盖掉。

  最后一场是绿幕戏,说的是林冬把吴锋踢出了窗户——楼层超高的那种。

  然后他自己也被托尼贾踢了出去。

  托尼贾把铁链甩给吴锋,却被林冬给抓住了。

  就在林冬得意的以为吴锋要摔下万丈高楼的时候,吴锋伸手抓住了林冬的领带,这样就形成了托尼贾——铁链——林冬——领带——吴锋这样的一个串串。

  是的。

  领带。

  和房龙早期的一部《Who Am I?》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是被人抓住领带暴揍。

  所以说,你打架穿的那么齐整做什么。

  你领带在那里荡来荡去,不被人抓才怪呢。

  老铁们下次打架都注意一下啊。

  可想而知,当你的领带承受了一个人的重量,要么就是领带质量不过关,直接断掉。

  那样吴锋就掉下去摔成屎。

  剧情就是考验托尼贾是把林冬丢下去还是拉上来的两难选择。

  要么就是领带质量太好,断不掉。

  然后林冬就被活活勒死了。

  类似的高楼坠落戏在影视作品里很多。

  三毛哥、甄功夫、吴锋他们演的上一部《破军劫》,结局也是好人被坏蛋给一脚踹出了窗户。

  高楼坠落。

  不同之处在于,第二部坏人被勒死了,两个好人都活了下来。

  而第一部是好人真的掉下去摔死了。

  不过,好人掉下去砸到了坏人老婆的车上,把坏人的老婆孩子都砸死了。

  坏人生不如死。

  实际拍摄的时候,其实这一段比之前都要轻松。

  林冬的领带上并没有吊着一个吴锋。

  但是林冬还是要求吴锋拽他的领带,进而勒住他的脖子,光靠演没办法达到最真实的效果。

  林冬能够感受到领带勒住他的痛苦。

  还有窒息感。

  无法呼吸。

  英俊的面孔也开始狰狞。

  “ok,过!”

  导演那边终于喊过,林冬松了一口气。

  不,他现在根本就无法呼吸。

  吴锋赶紧帮助他松开领带,这样他才能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

  非常真实的窒息感。

  这里体现出来的不过就是一个演员的基本敬业精神罢了。

  “冬子,什么时候的飞机?”导演问。

  “晚上十点半。”林冬接过托尼贾抛过来的水,拧开盖子灌了好几口。

  可能是被凉水刺激到了。

  喉咙本来就有些火辣辣的林冬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那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需要补拍的镜头,下午拍完了再去聚个餐吧。”导演过来拍了拍林冬的后背,帮他顺顺气。

  也就是林冬表现的好,再加上他在暹罗这灯红酒绿之地,除了吃似乎也没啥正常男人的爱好。

  所以导演才用这种方式给林冬送行。

  不然哪有剧组三天两头请演员吃饭的。

  说是大餐就是大餐,曼谷最顶尖的餐厅之一,人均三千泰铢朝上。

  “谢谢大家,我不能喝酒,就用这杯饮料代替,预祝咱们电影大卖!”林冬站起来,表示了自己对主创人员的感谢。

  只要不是他投资的电影,他希望每一部良心之作都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对,大卖大卖!”

  “来,干了!”

  这样的饭局不分咖位,都是一起打出来的交情。

  林冬跟着托尼贾学了不少东西。

  也跟着吴锋学了不少东西。

  动作指导也教了他很多。

  导演其实也教了不少,这个导演还是很有水平的。

  正因为如此,林冬对导演只有感激和敬服,半点没有以后投资他拍电影的打算。

  很多时候,一个导演什么水平。

  跟着他拍一部戏就能一清二楚。

  不过,水平高的导演不一定赚钱,水平差的也不一定亏钱。

  正因为如此,这个行业才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辟说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快亏成麻瓜了,我快亏成麻瓜了最新章节,我快亏成麻瓜了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