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一章 红山文化玉猪龙 第四更~感谢大家的支持~

作品:我真的是捡漏王|作者:灵异13号|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11 09:16:18|下载:我真的是捡漏王TXT下载
  其实,逛这种鬼市,陈叔也是比较有经验的,他找的摊位,也是和张易考虑的一样,就是首先考虑那些位置不太好的摊位。

  这种摊位上的东西,虽然杂,但是,真品的几率相对是比较高的。

  当然,也是相对而言。

  等张易和陈叔,再次经过那个假盗墓贼摆摊的位置之时。

  他们发现,那个假盗墓贼,早就不见了。

  陈叔微微叹息。

  随后。

  似乎因为刚刚赔掉了十几万,陈叔相当的认真。

  当然,陈叔也不是缺那十几万块钱的人,只是,可能在张易面前不但没能捡漏,还打眼吃了药,估计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

  而此时,张易就跟在陈叔后边,也随便看一些东西,时不时的还问陈叔一些问题。而陈叔的解答,是相当的专业。

  有些内容,张易是真的获益匪浅。

  大概走了四五个摊位之后。

  陈叔在忙着看玉器,一些玉杯,玉佩,玉环,玉璧之类的。

  而张易无意间看到这个摊位,靠边角那里,放着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

  说是玉器,但也不太像。

  就好像是那种玉器上边,又夹杂了一些白色的石化部分的内容。给人一种,这块儿玉的玉质不太纯的感觉。

  但是,这件东西看起来,不管是从那种古拙的雕工,还是从整体的色泽光泽上来看,都十分的有古旧感。

  看到这些,张易果断用了最后一次鉴定机会。

  又是食指,放在那件玉佩之上。

  脑海之中的声音,随之而来。

  “请问,是否鉴定?”

  “鉴定!”

  张易心中暗道。

  “红山文化玉猪龙。”

  “红山文化距今约五六千年左右,属于原始社会的新石器时代,主要分布在内蒙以及东北地区,与中原地区的仰韶文化属于同一时期的发达文明。红山文化时期,玉雕工艺水平较高,其中玉猪龙,C形龙,玉鸟,玉龟等,造型都极富动感,极具文化气息。而这一时期的玉器,可以称之为,玉器的始祖。”

  “此物件,为红山文化玉猪龙。是一种猪和龙结合的玉佩,肥首大耳,吻部平齐,鼻梁上带有明显的皱纹,而环形无足的身体,又酷似龙身,可以说,是中华龙的最初的雏形。一般情况下,在远古红山时期,它往往是被当做宗教礼器来使用的。”

  “从这个玉猪龙局部的钙化情况,以及造型形韵特点等,综合来判断,此物为红山文化时期的玉猪龙真品!”

  张易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玉佩,竟在然是五六千年前原始人制作出来的物件。

  不过,这件东西,张易并不是为自己挑的。

  陈叔在那边,一直看着一只杯子,不过,又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把那只杯子给放下了。

  东西好像有疑点,他谨慎了许多。

  “陈叔,这个物件,您看看怎么样?”

  陈叔不愧是做古玩的老手,看到之后,就直接把这物件的名字叫了出来。

  “红山文化玉猪龙?”

  张易没做表示,放下玉佩,陈叔再拿起来仔细看。

  “小易,你喜欢这个?”

  张易直接摆手。

  “我不喜欢,我……我就随便看看,我又不懂这个,上边还有石化的部分,看起来玉质好像不太好啊!”

  陈叔却是一笑,又仔细看了一阵子。

  “小易,你确定不要,我感觉这个东西,有可能是真的啊!”

  “我不要,我看不太像。”

  其实,看陈叔那么笃定,张易才敢这么说的。

  否则,张易都已经鉴定过了,准备帮陈叔一把,陈叔再不买,那就搞笑了。

  听张易那么说,陈叔则微微一笑。

  “你要是不要,我就要了啊?”

  “你要吧,我对这个没啥兴趣。”

  张易说着,已经开始去看别的物件了。

  而陈叔看着手中的玉猪龙,便开始向摊主询问价格。

  一来而去,陈叔也比较会砍价。

  最后。

  “居然五百块给拿了下来。”

  等离开那个摊位之后,陈叔拿出手电,打光又仔细看了一阵子。

  “小易,你的运气还真是神了,我只要跟着你,就能捡漏。这东西,绝对是红山文化时期的真品,而且,品相还属于中上等的那种。”

  张易只是饱含深意一笑。

  “陈叔,这玉器方面我还真不太懂,有空您可得多教教我。就跟刚才一样,好东西拿到手里边,我都不知道。”

  张易说的这些话,也不算是虚伪的话。

  如果不说右手的鉴定能力,这东西拿在张易的手里,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他到底是什么。

  陈叔打着手电,照清楚这个玉佩。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红山文化,陈叔又继续说。

  “红山文化玉器,也属于高古玉的范畴。高古玉往往都会有这种发白的现象,这叫钙化,并不是石化。自然的钙化,分布非常自然。而现代工艺,比如用烧烤的方法,也能够做出这种钙化鸡骨白的现象,但是,颜色会太过苍白,分布往往会十分的死板。”

  “另外,你看,这边还有一块儿暗红沁色。这种沁色,如果是人为做的,也会相对浮在表面,而这块儿上边的沁色,深入内里,晕散的也很自然。”

  “还有,这上边的纹路的阴线雕刻,还有阴线凹槽之中的这种横向拉动摩擦痕迹,都十分符合那种古拙的解玉砂的痕迹。”

  “这些,全都是真品的特征啊。”

  陈叔的这些话,是真的教了张易一些东西。

  即便是张易右手的鉴定能力,也并没有能够说明的如此详细。

  “不错啊,陈叔,这回鬼市,您终归还是捡漏了!”

  “马马虎虎啊,差不多能把赔掉的那十几万给赚回来,我就烧高香了。”

  顿了顿,陈叔继续说。

  “天也快亮了,估计也快该收摊了,咱们撤吧!”

  “好的,陈叔。”

  说完,俩人就驱车离开了鬼市。

  “小易,这回鬼市上,最大的收获,还是你那一对唐三彩蓝釉马。彭专家了解这个,你要出手的话,还可以找他。之前,你帮我擦掉灰线的那个明代青花釉里红扩口瓶,我交给他运作了,估计,这个周末上拍。”

  “周末要是有空,咱们一块儿过去看看?”

  陈叔问。